必讀居小說網 > 魔幻玄幻電子書 > 異界艷修 >

第1895部分

異界艷修-第1895部分

小說: 異界艷修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若是一直普通的怪物的話,轟碎頭顱已經是致命傷了,但是對于這光獸來說,似乎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無數的光點飛速的聚集起來,朝著光獸脖頸出涌去,很快一個頭顱的形狀就開始漸漸的成形。

陸辰怎么可能看著那光獸就這樣恢復原狀?

這空間雖然說不會很大,但是也絕對不會小,其中所蘊含的力量更是無窮無盡,若是一直和這個光獸打消耗的話,吃虧的只會是陸辰。

在那光獸的頭顱還未愈合的時候,陸辰已經是瞬間使用符文之力凝出一枚寶符來,伸手便打進了正在凝聚的頭顱之中。

光獸的頭顱凝聚完畢,又恢復了那生龍活虎的樣子,作勢就要朝著陸辰撕咬過來。

陸辰勾了勾嘴角,打了個響指。

“轟!”

一聲沉悶的爆響,那光獸體內忽然亮起了一道光。

本來這光獸就是由那些光點所凝聚出來的,渾身光芒閃耀,幾乎是要閃瞎人眼,但是在他體內出現的那一道光芒卻是更加的熾烈。

隨著這一道光芒的出現,這一只光獸頓時就好像是充滿了氣一般,開始劇烈的膨脹起來,最后轟然爆碎,無數的光點四處飛濺。

那寶符之力,凝聚了陸辰破碎神通的力量,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組成這個光獸的力量破碎成為最微小的粒子。

陸辰覺得,若是這樣將這個光獸徹底粉碎的話,應該是能夠將其消滅的吧?

畢竟雖然說這光獸有著這整個空間的力量作為后援,讓這個光獸凝實體,體內也必定是有印記的,若是使用破碎神通從內而外將其粉碎的話,應該能夠轟碎他的體內印記,將其徹底的消滅。

但是,陸辰發現自己還是想錯了。

那光獸雖然被轟碎,但是卻還是沒有徹底的消失。

在這空間之中,從虛空之內忽然涌出了一股極為磅礴的力量,這磅礴的力量將那些散落的光點不斷的聚合起來。

看著身前不遠處那又在不斷的開始凝聚,而且凝聚速度比剛才還要快的多的光獸,陸辰登時就頭疼了。

這一次,陸辰的神識感覺到,光獸不僅僅沒有被自己轟殺,而且在這個空間的力量灌注之中,還在不斷的變強。

若是自己還是用剛剛那種程度的攻擊的話,已經是不能夠對其造成什么太大的傷害了。

看來這個家伙,不僅僅擁有無限重生的能力,而且,在空間那龐大無比的力量支持之下,還能夠不斷的增強。

就好像是一個彈簧一般,你使用越強的力量去壓制他,他所反饋的力量也就越大,自己若是這樣不斷的增加力量攻擊他的話,他只會在自己的攻擊之中,不斷的增強,增強,再增強,直到達到和自己一樣的力量程度。

面對這樣遇強則強的存在,自己似乎只有一個選擇,就是瞬間爆發出極強的力量直接將其徹底的轟殺。

這個方法,似乎是可行的,但是還是有一些問題,讓陸辰有些忌憚。

既然這個光獸和這個空間相連,那么自己如果真的瞬間爆發出極大的力量將這個光獸徹底的轟殺的話,這個空間會不會不堪重負,直接崩潰掉?

畢竟,這個空間只是為了存放月族的遺密而存在,這樣的人造的空間,雖然說,比較穩定,但是并不牢固,現在過強的力量壓迫之下,很容易就會崩潰。

若是這個空間真的崩潰的話,那事情可就麻煩了,畢竟陸辰是使用傳送門進來的,并不知道這個空間到底在何方,若是空間真的破碎的話,那自己和月玫起步時就要迷失在虛空之中?到時候恐怕連回去都是一件極難的事情。

正是因為如此,陸辰有些忌憚,不敢放心大膽的去全力攻擊。

第3475章 滿負荷源點

一次又一次的轟殺,那光獸一次又一次的凝聚。

當那些破碎的光點,再次在空中凝聚成形的時候,陸辰徹底的蛋疼了。

這叫什么事兒?純粹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

陸辰一咬牙,一道符文之力涌出,混合著吞天噬地神通的力量,在陸辰的掌心之中凝聚成形。

“我倒要看看,你能夠重生多少次!”陸辰一邊說著,一邊將“源點”打入到了那一團光點之中。

雖然說這光獸現在對陸辰來說并沒有多少的威脅,但是這不斷的重生,并且不斷的增強的特殊屬性實在是太煩人了。

現在的光獸,各個方面的力量已經是超出了最開始出現時候的十多倍,若是繼續在這樣任由其重生下去,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個光獸真的能夠進化到和自己一樣的程度。

到那時候,可就真的是晚了。

所以,陸辰干脆使出了殺手锏。

若是吞天噬地神通都奈何不了這個光獸的話,陸辰可真的就要冒著這個空間崩潰的危險,全力轟殺這一頭光獸了。

源點穿梭空間,徑直進入到了那一團不斷的凝聚的光點之中。

登時,那一團空間就開始不斷的扭曲起來,無數的光點,都被那小到微不足道的源點給吞噬掉。

光獸的凝聚就是依靠這些光點,當光點的力量足夠的時候,光獸就會凝聚成形,現在忽然出現了一個不斷的吞噬著他的力量的源點,平衡立刻就被打破。光點的力量開始變得有一些不足了。

不過還好,這光獸畢竟是有著這整個空間的力量作為后盾的,光點的力量不夠,就開始從這個空間之中抽取力量,不斷的填充。

經過符文之力加持的源點,其吞噬之力是極為驚人的,盡管空間之中不斷的有力量涌出,卻還是無法滿足源點的胃口。

那些光點的數量,依然在不斷的減少。

陸辰咧起了嘴,看來,自己誤打誤撞倒是碰到了這個空間光獸的軟肋了,雖然說這光獸有著極為惡心的恢復屬性,但是,有著吞天噬地神通在,無論他的恢復能力有多恐怖,都肯定是比不過這個源點的吞噬力的。

當初構建這個空間的人,所制造出來光獸只不過是為了守護秘藏,讓其不會輕易被拿走,這光獸的無限恢復能力雖然說很是牛叉,但是卻太過于程序化了,當構建光獸的力量不足的時候,空間之中會自動涌出力量為其填充。

這個程序雖然說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但是卻是讓陸辰的吞天噬地神通有了可趁之機,吞天噬地神通無限的吞噬,這個空間之中的力量無限的填補。

只是,這個空間為這個光獸所填補的力量,幾乎都是被源點給吸收了,這樣一來,光獸永遠都無法凝聚成形,但是這個空間的力量卻是在不斷的流失。

或許,創造出這個空間的人,都沒有想到過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吧。

就這樣此消彼長,這整個空間的力量幾乎是沒有多久就被陸辰的源點給吞噬了大半。

登時,這個白茫茫的空間,開始變得清晰起來,白光不斷的消減,眼睛也漸漸的開始能夠看見周圍的東西了。

在陸辰的身前不遠處,一團光點不斷的涌動著,隱隱約約似乎是要凝聚成一只獅子般的巨獸的存在,但是,在這一團白色的光點之中,卻是有一個極為不和諧的存在。

那位于最中心的黑色小點,此時已經是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光點,整個空間的力量都是被它吞噬大半。

“看來自己的方法,還是很有用的嘛!”陸辰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即,他感覺到,哪一個源點似乎已經是開始漸漸的不堪重負了。

源點吸收的力量過多,居然已經是瀕臨崩潰了。

陸辰還是第一次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吞天噬地神通所創造出來的源點,陸辰也是用過很多次,但是從未曾知道過這源點的極限在哪里。

現在在這幾乎是無窮無盡能量填充之中,也終于是達到了飽和的狀態。

陸辰不敢再讓這源點繼續吸收力量,趕緊將其收回。

若是再讓其吸收下去的話,不堪負重的源點,到達極限之后許,必然會和炸彈一般轟然引爆的。

吸收了這個空間過半能量的源點,若是爆炸的話,有多大的威力?

估計這整個空間,都會被瞬間破壞殆盡吧,就是陸辰,在這樣的波動之中,也難以自保。

不過,在收回這源點之后,陸辰卻是又蛋疼了。

如此龐大的力量,自己應該如何處置呢?

說得難聽一些,現在的這個源點,幾乎就是一個定時的炸彈,雖然說,現在還在極限的范圍之內,陸辰還能夠控制,但是,一個不注意,這個極小的點,就有可能被引爆。

不能扔掉,存放著,卻又太過危險。畢竟這源點是自的吞天噬地神通所制造出來的,雖然說只要陸辰主意控制,也不是不能長久保存,但是這樣一個定時炸彈,誰想一直帶在身上?

想了半天,陸辰最后還是決定,將這一枚源點,放入神通空間之中。

神通之樹的獨特屬性,可以輕松的吸收各種力量,化為己用,只要陸辰小心控制,讓源點將其中所吸收的那些力量,緩緩的釋放出來,神通之樹自然是會慢慢的吸收殆盡的。

這樣一來的話,不僅僅解決了這源點的問題,而且,這樣龐大的一股力量,若是讓神通之樹完全吸收的話,自己的神通之力,說不定還能有所精進。

兩全其美!

解決了這一樁煩心事兒,眼前卻還有一樁。

在源點被陸辰收回之后,那一頭光獸汲取這空間之中的力量,又開始不斷的凝聚起來。

不過還好,大概是被源點吞噬的力量過多,這個空間之中的力量開始變得貧乏起來,對這光獸的能量供給也變得極少,這樣一來,那光獸的凝聚速度,幾乎是呈幾何速度下降,比最開始都還要慢上許多!

第3476章 石墻

當這光獸失去了這個空間的能量供給之后,幾乎就是沒有任何的威脅了。

他恢復的速度,根本就比不上陸辰擊潰他的速度。

很快,這個光獸,就徹底的崩散,再也無法凝聚,而這個空間,似乎也是因為能量流失過多,現在那些刺目的白色光芒已經是消散殆盡,雖然眼前還是白茫茫的一片,但是,至少已經是能夠看見東西了。

“應該在那邊!”

月玫指了指一個方向,開口說道:“我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能讓月玫感覺到熟悉的氣息,必定是和月族有關的東西了!

兩個人攜手向前,走了大概有十來分鐘的樣子,終于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化,不在全是白花花的一片,開始有東西出現。

那是一道數丈高的石墻……或者,應該說是一道巨大的屏風,因為這一道墻雖然高大,但是卻只幾十米長,之后便再也沒有延續,只要繞過去,就能到石墻的后面,就好像是一道巨大的屏風一般。

“這是什么東西,有什么用?”陸辰好奇的摸了摸石墻,這石墻由一塊塊石磚構造,每一塊石磚大概都有一米寬,兩米長,在石磚之上,有著各種刻畫,大多是一些飛禽走獸,整個石墻,看起來精致無比。

“這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或許只是一個裝飾吧?”月玫伸手摸了摸這一道石墻,也說不清這東西的來歷。

這石墻上面的刻畫,月玫也只能辨認出一些飛禽走獸的名字,其他的一些復雜的刻畫,她卻是一點都看不懂。

雖然說,月玫是月族的后裔,也是現在月族之中最為純凈的血脈,但是,畢竟時間已經是過去了如此的久遠,月族的傳承,幾乎已經是斷絕,月玫雖然一直都在盡力尋找,但是所知的,也只是一些尚未遺失古籍之上所記載的東西而已。

所以,在某一個方面來說,月玫所了解的月族的歷史,甚至還比不上一些不是月族的人。

“或許,這只是一道普通的墻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3 208

你可能喜歡的

北京快乐8直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