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魔幻玄幻電子書 > 異界艷修 >

第1898部分

異界艷修-第1898部分

小說: 異界艷修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哪康氖鞘裁疵矗俊?br />
女子的話,將白袍男子點醒,不再說話了,雖然說臉色依然很是男子,但是已經是遏制住了自己的情緒,站在一邊咬牙切齒,不再說話了。

“閣下,有事情好好談,沒有必要將氣氛鬧得這么僵……”這個女子的口氣倒是很平和,似乎是不想和陸辰為敵。

“好好談?”

陸辰登時笑了起,看著那女子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著一個神經病一般:“你想和我好好談?怎么個好好談?說實話,我不想和你們隱世家族打交道,但是你們卻總是往我的身上湊,而且,還總是做一些讓我很不爽的事情……就現在這樣的情況,你讓我和你好好談?你說,應該如何談?”

“沒錯!”

月玫盯著那女子,開口說道:“就現在這樣的情況,你若是將越家的弟子,一個個完好無損的送到我們面前,我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話,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和你們和平相處!”

“隱世家族又如何?”陸辰接口說道:“若是不招惹我,一切都好說,但是現在的情況,我不確定我會做出什么,但愿你們隱世家族不會因為你們的決定而后悔!”

女子的臉色登時變化。

沒有想到,在隱世家族這樣的大山面前,這個家伙還能夠一直保持他這樣的囂張態度!

他憑什么?

憑什么有這樣的底氣,和自己這樣的說話?

憑什么敢這樣威脅自己的家族?

難道他不知道隱世家族的底蘊么?難道他不知道,招惹了隱世家族,會有什么樣的后果么!

心中雖然極為的不忿,但是,想到族中長老的囑咐,這女子還是強忍住了心中的那一口氣,說道:“我們也不想與閣下為敵,只是……”

這女子的話,還尚未說完,陸辰就擺了擺手,說道:“這些有的沒的,就沒有必要和我扯淡了,若是你們隱世家族真的不想要和我為敵的話,行,只要你們現在將越家的人馬,一個個完好無損的放回來,這件事情我可以答應,但是,若是你們不放人的話,這件事情就沒有必要再說了!”

這女子,終于是忍不住了,臉色冰冷的說道:“陸辰,你不要太過分,我對你已經是足夠客氣了,你不要不識抬舉!你有什么資格,將你自己放在和我們家族一個高度?”

“有沒有資格,你說了不算!”陸辰擺了擺手,說道:“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去死,第二個選擇——給我帶路,你們速度選一個,要是慢了的話,我會默認你們選的是第一個的!”

陸辰直接就把話說死了。

這三個人登時一個個都是臉色發黑。

什么時候他們被這樣威脅過?一直被人尊敬對待的他們,在陸辰的手中,卻是屢屢吃癟,每一次都是郁悶收場。

雖然說,心中極為憤恨,但是他們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說些什么。

他們知道,現在的陸辰是真的怒了,剛剛他所說的話,沒有一點點開玩笑,若是自己不按照他所說的,做出選擇的話,今天必然是無法離開這個地方了。

“怎么辦!?”

頭一次遇到如此的危機,白袍男子顯得無比的焦灼。

“按照他所說的去做吧……”女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雖然我們的任務,沒有辦法完成,但是,族中長老的意思,若是無法談妥的話,就將其帶回去,我們就給他帶路吧……”

“可是,會不會給族中帶來危險!?”白袍男子下意識的開口說道。

“你什么意思!?”女子瞪了那白袍男子一眼,說道:“你對族中的力量就這么的沒有信心么?雖然說那個家伙很強大,但是也就只能在我們面前耍耍橫而已,這是我們自己的實力不濟,但是,若是他敢在族中長老面前依然這么的強勢的話,哼哼,估計連灰都剩不下來!”

女子郁悶。

族中長老是聽說過,自己和陸辰有過交道,才將自己派遣出來,讓自己觀察一下陸辰的情況,有沒有機會出手不擒下這個家伙,有機會的話,想辦法將這個家伙攬入族中。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甚至完全沒有機會說出招攬他的話,從頭到尾,都陷入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被動。

現在,還要被這個家伙逼著做出選擇,還真的是有夠憋屈的。

“怎么樣?想好了么?我已經是給你們足夠多的時間了,若是你們還不做出選擇的話,我可就默認你們是作出了第一個選擇了!!”陸辰輕描淡寫的說道。

雖然心中憋屈不已,但是,女子還是忍住了,開口說道:“我們已經是想好了,我們可以給你帶路……”

“這樣就好!我喜歡聰明的家伙!”陸辰笑了笑。

看到陸辰這樣的笑容,那三個人的心中更加的不是滋味了,總感覺,陸辰那樣的笑容,是在恥笑著自己。

“哼哼!有本事在族中長老的面前,你也夠膽這樣囂張,到時候,有你的苦頭吃!!”白袍男子恨恨的說道!

第3481章 雨承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陸辰揮了揮手,就好像是在指揮小嘍啰一般。

三人憋屈不已,但是迫于陸辰的淫威,卻還是乖乖的在前面帶路。

“你說,就這個家伙這樣的性格,長老們能夠忍受么?會不會對他出手?”一邊走著,白袍男子忍不住悄悄的給女子傳音說道。

“長老的想法,也是你能夠揣測的?”女子瞥了白袍男子一眼,沒有搭理他的這個問題。

“我只是覺得,這種家伙,若是被長老招進族中的話,必定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到時候,估計族中會被這個家伙,鬧得雞飛狗跳!”白袍男子顯然對于長老們想要將陸辰招攬如族中的意愿覺得很是不爽。

“以他的實力,若是能夠進入族中,對于我們雨家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雖然說這個家伙囂張至極……”女子說到這里猶豫一下,隨即笑了起來,說道:“現在想這些,未免太早了一些,你想,你那個家伙的性格,怎么可能被我們雨家所招攬!?”

“倒也是……”

白袍男子聞言登時笑了起來,說道:“我仿佛都已經是看到了這個家伙的結局了……”

陸辰的實力,他承認,很強。

但是,無論這個家伙的實力強大如何,他都是不會相信,陸辰會是長老們的對手,到時候,若是陸辰還是如此囂張的面對幾位長老的,絕對是會被長老們聯手壓制的。

很快,三個人就接近了一個只有數百米的亂石山。

這里已經是很遠離陸辰之前所熟悉的那一片地方了。在這個地方,完全是沒有之前那樣的環境,別說到處綠樹成蔭的景色了,在這里能看到,只有雜亂的土坡和零散的碎石,那一座亂石山,雖然只有數百米,但已經是這里地勢最高的地方了。

那亂石山頂,有一片平臺,很是不和諧,想來是被人工削去山尖所出現的,在那上面,隱約能夠看到人影晃蕩。

“族中的人就在那里!”女子指了指那一座石山,說道:“族中長老也在那里,希望你保持點尊敬,不要自討苦吃!”

“哼,他要是再敢囂張,有他的苦頭吃!”白袍男子冷哼。

陸辰沒有搭理這個唧唧歪歪的白袍男子,因為在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人影,是從那亂石山之上下來的,很顯然,在那亂石山之上的那些人已經是知道自己來了。

不過,只有一個人過來是什么意思?

迎接自己?

陸辰冷笑,對自己這么客氣?這隱世家族到底想要打什么主意?

之前陸辰以為,自己這一趟,會很危險,這個隱世家族,必定會對自己圍追堵截,但是現在看來,自己所想的,似乎是錯誤的。

這隱世家族,似乎打的并不是這樣的主意。

很快,那人就已經是走到了自己的近前。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個子很高,穿著一身素白的長袍,留著寸頭,很是精神的樣子,這人龍行虎步的走到了陸辰的身前,犀利的眼神,在陸辰的身上掃過。

陸辰皺了皺眉,這男人……實力貌似很強,居然給他一種淡淡的威脅感。

“承叔!”

見到這個男子之后,隱世家族的那三個人都是恭敬的行禮,當中的女子開口說道:“陸辰我已經是帶來了……”

“行了,你們退下吧!”被稱作承叔的這個男人,揮了揮手。

“是!”

這三個人,對這個承叔極為恭敬,聽到他的話之后,迅速的推開。

承叔看了看陸辰,伸出了手:“我是雨承,早就聽聞你陸辰的名號了,沒想到,今天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相見……”

“不用廢話了!”

陸辰擺了擺手說道:“越家的族人呢?”

“你放心!”雨承笑了笑,說道:“他們現在安然無恙……”

“安然無恙?”陸辰冷笑起來,說道:“強制性的將人擄走,現在說他們安然無恙?你說我回信么?”

“我這么做,也是出于無奈……”

雨辰本來是想要和陸辰握握手來著,不過,手伸在半空之中,陸辰都是沒有搭理他,他倒也是沒有感覺到尷尬,收回了手,說道:“我們只是想要和你相見而已!”

“只是為了和我相見?你在逗我么?”陸辰嘲諷道:“我沒有躲起來,也沒有消失不見,你們想要見我,直接找我便是,何必這么麻煩!?”

雨承沒有說話,他也無話可說。

“只要現在你將越家族人放了,這件事情便算是揭過,我就當做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陸辰毫不客氣的說道。

對于隱世家族,陸辰談不上任何的懼怕。

所以,只要這個隱世家族能夠將越家的族人放了,陸辰便也是既往不咎了,不到萬不得已,陸辰真不想和隱世家族開戰。

陸辰現在的身份,實在是太過于敏感了。

他偽裝成鬼族人,雖然說一般的人不可能察覺,但是,這樣的偽裝,并不能算作是完美,在隱世家族這樣的存在面前,很有可能會被看穿。

一旦被看穿了自己的身份,那自己必定會成為全名公敵。

到那時候,陸辰的情況必定會變得極為被動。

不說自己會遭到整個鬼月一族的追殺,就連越家和月族,都有可能會因為自己殃及池魚。

從自己進入到鬼月王城一來,越家和月族和自己就一直走的很近,若是自己不是鬼族人,而是從幽冥城過來的這件事情被人知曉的話,越家和月族也必定是會受到所有勢力的為難。

陸辰不想如此。

所以,他不想和隱世家族開戰。

但是,這也不代表,陸辰會妥協,他只是想要尋找一種能夠和諧的解決的方式而已。

只是現在看來,似乎自己并沒有這樣的機會。

“你放心,越家族人,我們一定是會放的,只不過,我們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商談,等商談結束之后,我們就會放人!”雨承淡淡的說道。

“和我商談?”陸辰笑了起來:“我很好奇,若是我與你們商談的結果,不如你們的意的話,你們會如何呢?”

第3482章 神明?螻蟻?

看雨承那有些尷尬的臉色,陸辰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算了,不和你說這個了,反正我猜你也答不上來,既然你們想與談事,那就談吧!”

見陸辰忽然之間變得這么的配合,雨承也是松了一口氣。

不知道為何,雨承感覺自己站在這個年輕人的身前的時候,總是能夠感覺到一種壓迫的危機感,就好像自己不是站在一個人的面前,而是站在一個想要擇人而噬的猛獸之前一般。

兩個人登上了亂石山。

這亂石山頂,果然是被削平了一大塊,形成了一個足足一百多米?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3 208

你可能喜歡的

北京快乐8直播网站